LAMWINGSHAN

多是一些想说的话而已

能力得不到认可 甚至被否认的感觉
真的非常差

非常令人痛苦

甚至想要从此放弃



翻到这张照片的时候 突然非常期待回到广州

那样的话 可以带着相机到处乱走

获得一点安宁

我真的非常恨

非常非常恨这样的自己



它让我觉得自己变了一个人 变得好奇怪

我想离开这里

还要多久呢

还要多久呢



请你快些让我离开这里

我已经很久没有自我审视了

手机上的相册也悄无声息地沉没在食物与合照里

我确实躁动得不知所以

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我每每要挣扎许久 挣扎许久
再确认你对我来说那么迷人

沉湎那样一时的温柔 浮沉
我未免太喜欢你的温柔嗓音 眼神

温柔似是我永远逃不开的枷锁
我那么喜欢留在你身边时的那种感觉啊
我那么痴迷

挣扎再久也不过是又一次投降

你曾是我文笔的巅峰
焚烧时情诗造极
如今谷底死灰再回到这里

我明明是风里的灰尘
今天却想要停留
拥抱你窗口的树枝
再覆盖你一段韶光 噢
再一段吧
再一段

我不愿问先来后到了
这会是一种
愚蠢又奋不顾身的感觉

我希望 风景愿意被我拍




我不愿意
多年后切肤体味
庸碌是 最大的煎熬
这句话

我有不甘心

现在有
也会一直有

不要 什么都羡慕 什么都想要

你做不了那么多的

如果抱着太多东西 最终是会掉的

做好你手上的

不要去羡慕太多

如果世界末日来临

我想要和很多人坐在一起

聊聊自己最有趣的经历

然后我们一起等待一场预想中的消亡

where can we gain courage

to face this world

to face ourselves




我觉得自己正在面临一场危机

但我不知道如何突破它 离开它

远远


我甚至不知道怎么样描述它

心里无话可说

关于我的嶙峋的性格

情绪

怪癖

丑恶之处

要对它做出改变吗

如何改变

或者从一开始 它就是真实存在的吗

还是带上了他人有失中肯的眼光

我会这样想 我会这样怀疑

是一种幼稚的 所谓自我保护吗

是我的想法在不由自主地 先天地欲盖弥彰吗



有时候觉得特别狼狈

真的不想 再一直想着你

我有那么多正事要做

在脑海里和你共度一天
很浪费时间的

一种奇妙的 美妙的融合

秋月春风等闲度



与君共赴死